欢迎您访问荆门图书馆网站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馆长信箱 | 手机图书馆 | 英文版
文博天地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自建资源 > 文博天地 >

羊左传说探秘——走近沙洋左冢考古发掘

时间:2022-03-15 11:09     来源:荆门晚报     作者:陈兴国 赵永华 郑姗姗    点击:

中国千百年来流传着一个可歌可泣的典故“羊左之交”—— 燕人羊角哀和左伯桃为友,闻楚王贤,共往投奔。路遇风雪,衣薄粮少,左伯桃并衣粮与羊角哀,自入空树死。羊角哀入楚为上卿,备厚礼葬左伯桃,后自刎于左墓侧。 百姓相传左伯桃墓就是今沙洋县五里铺镇的左冢一号墓,墓地所在的左冢村也由此得名。 荆门晚报记者 陈兴国 通讯员 赵永华 郑姗姗 范晓佩 “左冢在迄今已知的楚墓群中,算是中大型墓,发掘时间长达3个多月,共挖掘土方2.2万多立方米。”2000年9月至12月,自始至终参与左冢楚墓发掘的荆门市博物馆考古队员朱远志记忆深刻,“秋冬季本应干燥少雨,而那年雨水特别多,时而还暴雨如注,墓葬清理的关键时刻出现塌方,很多文物都是‘抢’出来的……” 建设高速路 左冢抢救性发掘 左冢楚墓位于荆门南部沙洋县境内,西北距五里铺镇约3公里,南距楚都纪南城遗址约31公里,距已发掘的包山楚墓约13公里。墓葬分布在一南北走向的岗地上。 1999年,根据规划,襄(襄樊)荆(荆州)高速公路自北而南从左冢墓地东约200米的地方通过,该墓地被确定为工程取土场。为配合工程建设,经上级文物主管部门批准,决定对该墓地进行抢救性发掘。 2000年7月,由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的考古勘探队,对左冢墓地进行了全面勘探。 “左冢墓地由三座冢墓组成,自南而北基本呈直线,间隔有序地排列在岗地的岗脊上。”朱远志介绍,中间一座最大,编号为左冢一号墓;南、北两座较小,分别为左冢二号、三号墓。三座墓葬都保存有封土。一号墓的封土最大,保存完好,基本上未遭破坏,封土上残留有大量的明清碎砖瓦及加工后的建筑石块。据当地老百姓反映,一直到民国时期,其上都还保留着庙宇,后被毁,上面种植着旱地作物。二号墓周边的封土遭破坏,墓道上部及墓坑尾部的封土早年已被取走,唯墓坑中部的封土保存稍好,上面长满杂草。三号墓规模和高度比一号、二号墓小很多,四周皆为水田,封土因常年耕作,大多已向四周扩平成龟背形,上面种植着旱地作物。 2000年9月3日,在完成前期勘探后,由湖北省和荆门市文物部门组成的联合考古队进驻左冢工地,发掘工作正式启动。在发掘前期,全国知名考古学家俞伟超先生亲临现场,视察发掘工作。 遭遇连绵雨 千辛万苦护文物 “当年9月5日,开始对一号墓进行了正向解剖,拉开左冢发掘的帷幕。”随后,分别对其他两座墓进行了取土。取走封土,现场的考古队员发现,除了三号墓保存较好,一号、二号墓都有被盗迹象。“一号墓有两个盗洞,二号墓有一个盗洞。盗洞形制相同,平面呈‘三角形’,自上向下逐级放有台阶,最后打入头厢。”朱远志回忆。现场考古人员通过种种迹象判断,盗掘墓葬的是一伙经验丰富的盗墓高手,盗窃发生的年代约在清末或民国初年。“我们都觉得,当初那些人在封土上打着建庙和求神拜佛的幌子,其目的就是盗墓。” 因为这些盗洞,给后来墓坑的清理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像一号墓两个盗洞,分别从封土的东、北两个方向掘至东室,致使椁室坍塌,里面积满淤泥。 天公也不作美。对于经常在田野考古的朱远志来说,他认为2000年天时不济。“上半年,在纪山黄付庙发掘工地,干旱,没水吃,是抽着沟里泛绿的水到井里用明矾沉淀后供吃饭和饮用。下半年,在左冢发掘中,秋冬季本该干燥少雨,但那年经常下雨,而且多是暴雨。” 雨水影响了发掘的进程,也带来了危险。一号墓发掘进入清理的关键时候,深夜突遭暴雨袭击,工作人员从床上爬起来上工地抢险排水。当时已退居二线的原省文化厅副厅长胡美洲也驻守在工地,因年高体弱不能到工地排险,就起床为工作人员熬制姜汤,感动了现场所有人。雨水频繁,还破坏了三个墓的清理现场。“一号墓当天下午拉的椁室盖板,还没来得及继续清理,晚上一场暴雨致使墓坑垮塌。二号墓清理到椁盖板,当时我正在高处拍全景照,眼看着墓壁裂开口子,最后垮了,好在当时墓坑没有人。”朱远志想到当时的情景还心有余悸。 2000年11月4日,左冢三号墓正式清理,并最先完成所有遗物提取工作。而后,一号和二号墓塌方部分扩方及清理也相继展开。整个过程,为了与雨水抢时间,考古人员工作既紧张又非常仔细,坑小器物多无法立足,人只好站在搭建的跳板上躬身清理。提取器物时,对于既耗时,又不易现场单件取出的器物,以托板插入底部整体提取后,运入市博物馆内作清理复原。为了不使小件遗漏,对棺椁中的全部泥土采取分袋包装编号,运至室内进行了淘洗。 墓主人存疑 “羊左”传说缺证据 2000年12月12日,历时3个多月,左冢楚墓发掘结束。尽管3座墓葬中有2座被盗,但各墓仍出土了一批数量不等的遗物,包含有铜、铁、金、木、竹、玉、石、陶、丝、麻、革等不同质类的随葬品500多件,另还见有少数动物和植物遗骸。 在随葬品中,一号墓内棺出土的玉器尤为精美;三号墓头厢内出土的漆梮和有铭铜矛尤为重要。“漆梮,是后来资料发表时的叫法。刚出土的时候,只知道是件正方形的漆木板,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上面有矩形格子,交叉部位隐约可见有文字。一般有文字的物件,大家都觉得惊奇,同时感觉到它的重要。清理过程中小心翼翼,取出时用托板铺海绵,取后上面再用薄海绵覆盖,并湿水,防止脱水干裂,外面用薄膜包裹。”朱远志回忆。据悉,这件漆梮是迄今已知最早的图文相间的实物,限于资料,对于其性质、用途和名称还不十分清楚。有专家推测,它可能兼有游戏(行棋)与占测人事吉凶功用。 左冢楚墓揭开神秘面纱,那么它的主人是谁?是不是传说中的“羊左”? 根据3座墓葬的排列位置、封土堆大小、墓坑规模、棺椁大小以及随葬品多少,再结合已发掘的具有明确等级和身份的楚墓,通过比较专家推断,左冢墓地是一处完整的楚国墓地,年代应属战国中期偏晚。左冢一号墓墓主为男性,等级最高,属下大夫;二、三号墓的墓主为一男一女,等级相当,但皆低于一号墓主,属士。相传一号墓为左伯桃之墓,因墓中未见与左伯桃有关的文字材料和遗物,缺乏证据;按当地传说二号墓当为左伯桃故交羊角哀墓,但墓中也未见可证文字材料,且葬制、葬具的规模与其等级不符,故亦无法考证。只有三号墓中出土了一件有铭铜矛,矛铭为“楚王孙渔之用”,基本可以断定其主人当与楚王孙有关。 人物档案 朱远志 朱远志,男,1970年出生,荆门市博物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文博副研究馆员。曾先后参加了荆门左冢楚墓、龙王山遗址、屈家岭遗址、苏家垄遗址、城河王家塝墓地等项目的考古发掘工作;参与了襄荆、随岳、枣潜等高速公路和长荆、荆荆铁路荆门段以及省内三峡、南水北调等大型工程建设项目的文物保护工作;组织并参与了荆门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先后主持了子陵黄家坡秦汉墓、包山西汉墓、京山刘家山东汉墓等多个项目的考古勘探与发掘工作。发表《京山刘家山东汉墓发掘简报》等专业文章10余篇。 2011年获得国家文物局颁发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个人荣誉证书;2019年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湖北工作队城河遗址“2018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个人荣誉证书。
版权所有:荆门图书馆 鄂ICP备05012537号 鄂公网安备 42080202000282号     
地 址:荆门市象山大道 tel:(0724)2366359 Fax:(0724)2366359
网站美工:荆门中小在线 网站美工服务:0724-2334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