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荆门图书馆网站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馆长信箱 | 手机图书馆 | 英文版
地方戏剧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自建资源 > 荆艺荟萃 > 地方戏剧 >

小品《年年有余》

时间:2016-05-10 16:21     来源:http://jw.jingmen.gov.cn/     作者:黄克东    点击:

年年有余

黄克东 
 
人物
 
    老干部:男,60余岁,退休干部。
    老伴:老干部之妻。
    小华:30岁,老干部之女,某单位副经理。
 
    [腊月三十的上午。
    [老干部家。
    [幕启    老干部欣喜地拿“年年有余”年画上。
    老干部:(唱)退休下岗一身轻,
    清闲自在做平民。
    辞旧岁,迎新春,
    买画过年好开心!
    [展画,视画
    (唱)大鲤鱼,肥又嫩,
     能煎能煮又能蒸。
     年年有余岁岁富,
     乐坏我这童心未泯人!
    (对内喊)婆婆,年画买回来了!
    [老伴应声出。
    老  伴:(嗔怪):你真是个慢三眼罗,买一张年画买了半天!
    老干部:哎呀婆婆,你不晓得那新华书店今天人好多哟!我一走进去,只见人挨人,腿碰腿,嘴杵嘴!
    老  伴:你也跟人家“腿碰腿,嘴杵嘴”了?
    老干部:(点头)嗯!
    老  伴:好哇,你这个老不熄火的,我叫你再跟别人嘴杵嘴!(揪老干部耳朵转圈)
    老干部:哎哟,哎哟!(挣脱)你想到哪里去了?哪个真的嘴杵嘴了,我这是夸张。
    老  伴:没有嘴杵嘴?这么说我冤枉你了?
    老干部:纯属冤假错案!
    老  伴:我这就宣布给你平反!(抚摸老干部耳朵)叫你受委屈了,疼吗?
    老干部:疼死人了!
    老  伴:(吹耳)还疼吗?
    老干部:疼……火辣辣的疼……
    老  伴:那,我去弄点酱油来给你擦擦。
    老干部:只怕还要把它割下来放到酱油锅里煮啊!我,不疼了。
    老  伴:我就晓得你在装疯!(看画)买了半天,就买回这乡里乡气的东西?
    老干部:我就喜欢这“年年有余”。来,我们把它贴起来。
    [二人贴画。
    老干部:我说婆婆,你都准备了些什么好菜呀?
    老  伴:今年这个年是你退休后回来过的头一个年,小华等下也要回来给你敬酒,我当然要露露手艺呐!你听罗——
    (唱)肥油油的鸡块烧板栗,
     嫩生生的里脊炒笋衣。
     黄橙橙的豆角炖蹄膀,
     青凌凌的菠菜拌粉皮。
     还有那凤凰彩蛋、蟠龙卷席,
     香肠火腿珍珠元子炸子鸡……
     老干部(唱):听你这一说呀,
     我馋得涎直滴!
    (白)哎呀婆婆,你这菜里面,好像只有地上走的,没有水里游的呀?
     老  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我还要买鱼哩!(欲走)
     老干部:买鱼?屋里没得鱼?
     老  伴:只有这条鱼(指画上的鱼),只能看不能吃!
     老干部:哎呀婆婆,你这个后勤部长怎么越当越不称职呢?往年过年这屋里的鱼吃不完,今年过年怎么搞得腊月三十还去买鱼呢?
     老  伴:你不晓得,往年是往年,今年是今年!今年行情变了……
     老干部:行情变了?
     老  伴:变了!过去你是身价百倍,现在你是一钱不值……
     老干部:越说越离谱了!说鱼就说鱼,怎么又把鱼跟我扯到一起?
     老  伴:你这老榆木疙瘩哟——
    (唱)鱼和权权和鱼紧紧相连,
     手握权如握网不愁鱼不钻。
     忆往年坐家中年货齐全,
     送鱼人每日里踏破门槛。
     王八乌龟用缸装,
     鳊鱼财鱼活鲜鲜。
     昨日里身居高位人人敬,
     今日里人走茶凉谁来怜?
     怪只怪你手中有权不知甜,
     怪只怪你退休让贤自作茧!
     老干部:你说什么?往年吃的鱼都是别人送的?我不是跟你规定过,不许随便收礼吗?
     老  伴:话是这么说,可是人家送上门来怎么好推却呢?我只是……
     老干部:你只有来者不拒了,是不是?你就这样配合我工作?
     老  伴:你讲原则,我讲灵活,自我感觉:我配合得还不错!
     老干部:你、你真是越老越糊涂啊!
    (唱)听老伴一席话浑身发颤,
     越细思越细想越觉羞惭。
     本以为在位时未占未贪,
     却原来不干不净享特权。
     在台上我慷慨激昂讲廉政,
     在台下我上梁不正下梁弯。
     下文件发号召我坚决果断,
     行动中作示范我稀泥一团。
     难怪得有令不行禁难止,
     难怪得歪风邪气常蔓延。
     难怪得群众满发怨言,
     难怪得百姓天天盼清官。
     羞羞羞,惭惭惭,
     愧食民粮千千万。
     恨时光再不能回流倒转,
     恨此生难赎罪平却民怨!
     马克思呀,毛主席!
     九泉之下,我如何见你们的面?!(昏厥)
     老  伴:(急扶)老头子,你怎么了?
    (唱)我不该胡言乱语伤你心肝,
     我不该大年三十惹你病犯。
     都道是世上难买后悔药,
     你打我骂我我无怨言!
     老干部:婆婆,走,你跟我去退赔!
     老  伴:找哪能个去退赔?送鱼的人太多了,我又没造册登记。
     老干部:那,我就跟你上法院!
     老  伴:上法院干什么?
     老干部:我要和你离婚!
     老  伴:啊?!你这大一把年纪,还要做陈世美呀!
     老干部:陈世美?哪个都晓得我的生活作风最过得硬,这婚看来也离不得。婆婆,我是气糊涂了,不离,不离。
     老  伴:不离?我太感谢你了,我对不起你。
     老干部:我也有责任呐。打铁要从本身硬,以后我们再不要做这种傻事了,啊。
     老  伴:老头子,以后我们就是想犯错误也没有机会啊,谁还来给你送鱼送礼?你歇会,我去买鱼。
     老干部:别买了,买回来了我也吃不下……
     [小华提鱼上。
     小  华:爸爸,妈妈!
     老  伴:小华,你回来了!
     老干部:鱼?小华,你在哪里弄的鱼?
     小  华:爸爸,妈妈!
    (唱)女儿刚把经理当,
     家里就变成了集贸小市场。
     鸡鸭鱼肉堆成山,
     压得楼板直晃荡。
     门庭若市客来往,
     送礼敬贡的排成行。
     女儿不敢独分享,
     提鱼回来孝爹娘!
     老  伴:你这鱼是别人送的?
     小  华:(笑)是啊!怎么了?
     老干部:小华,你把这鱼提回去!
     小  华:爸爸,这鱼又不是偷的抢的!您……
     老干部:小华!吃人家的口软,拿人家的手软!
    (唱)当干部肩挑着千斤重担,
     理应当严于律己作典范。
     父亲我在位时腰杆不硬,
     到如今想起来汗颜羞惭。
     只望你莫忘前车鉴, 
     廉洁奉公当清官!
     小  华:哈哈!爸爸,您真是个正宗的布尔什维克。实话告诉您吧,这鱼呀,是我自己掏钱买的!
     老  伴:那你刚才……?
     小  华:那些人送的鸡鸭鱼肉啊,我让管后勤的同志拖去分给职工过年了。我吃自己买的心里踏实安逸!
     老干部:小华,你比爸爸强!
     小  华:爸爸,这鱼……?
     老干部:我吃!
     老  伴:老头子,我去烧鱼!
     小  华:妈,我给您帮忙去!
     老干部:别忙别忙,婆婆,快拿笔拿纸来!
     老  伴:你要干什么?
     老干部:写对联,买了年画,还缺对联!
     老  伴:哎!
     [老伴取纸笔,老干部奋笔疾书。
     [小华牵起对联,念——
     小  华:不谋私利岁岁无愧,
     勤为百姓年年有余!
     [幕落。
     [剧终。 
 
(作者单位:荆门市金虾路小学)

版权所有:荆门图书馆 鄂ICP备05012537号 鄂公网安备 42080202000282号     
地 址:荆门市双喜大道 tel:(0724)2366359 Fax:(0724)2366359
网站美工:荆门中小在线 网站美工服务:0724-2334421